碧衣

日常吹爆兔兔

法×圆:后来的后来的后来

*就……庆祝三圆掉马,结果怼了两天才怼出来……
*可能ooc到爆表
*在下已经对在下的遣词造句能力绝望了
*而且没有逻辑,真的没有逻辑
*文风超级奇怪的说
*在评论区发过一遍了
*在下真的超喜欢小雪啊啊啊啊
*随便打的标题

他们还是选择了隐居,但说是隐居,也不太对,因为两条离开网络就会死的咸鱼显然不可能会在深山老林里建房子,最后他们在c城买了一栋房子,带院子的那种,装饰得和以前那个服装店一模一样,然后凭借着出神入化的易容术,谁也找不到刘安和原圆圆,于是外界便传言法宁隐居山林了――当然,外界传言渊已经了却心结因病去世了。

其实在遇到原圆圆前,刘安都以为渊已经死了,漫画里的永别清清楚楚,渊甚至不允许他陪伴他走完最后一程。

【所有的动乱都结束了。

人类和妖怪们在法宁和渊的见证下又签订了新的协议,可以预见的,世界又将迎来珍贵的和平。

法宁站在渊身边,突然觉得很安心,他长舒一口气,觉得这个结局正好。

“老板,你还打算开店么,要不要小伙计?”

闻言渊便朝着法宁笑了,他今天穿着一身华丽的红袍,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,这一笑,那张本就比女子还要美丽的脸更加明艳动人。

自从渊主动暴露反战组织首领的身份后,法宁就再也没见他穿过红衣,今日一见,莫名想起以前被收留的日子。

“怎么,还想着扮小妖怪玩呢?”他说。

法宁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就和渊一起笑了,就像是回到了以前那段难得清闲的时光。

但很快渊就收敛了笑容,倒也没有变得冷若冰霜或不近人情,他的表情淡淡的,平静而温和,看起来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放松感,说出的话却让法宁也笑不出来了。

“不开店啦,故事结束了,渊也该消失了。”

法宁心里一个咯噔,突然想起渊可能真的病得很重。

那天渊掉进河水中生死不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归来后也只有“让面具组织放松警惕而已”这样一句轻描淡写的解释,又以强大得不可战胜的力量战斗在最前方,几乎所有人都忘了渊身受重伤。

“怎么了?是您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?”他有些着急的问。

“啊……算是吧,”渊似乎不愿多说,不在意的摆摆手,“不说这个了。”

他从身后拿出一把剑来,“离别礼物。”

“我不要!”拒绝脱口而出,“请让我陪着您好不好?”

其实法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,可能是觉得渊有恩于他想要报答一下吧?

“不,我不需要。”法宁还没想出个所以然,就被渊拒绝了。

他把剑往法宁手里一递,“好好做你的正道魁首,和我……没有好下场的。”

“可是,我……”法宁的话还没有说完,渊就离开了,红烟在他面前四散开来。

这就是永别了吧。】

告别之后很长一段时间,刘安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对渊抱有一种什么感情,说是师徒之情吧,不是没有,但并不多,说是友情吧,又不太对。人固然会因朋友的死感到悲伤,可是要怎样深厚的感情才会让他悲痛欲绝,恨不得随他而去呢?

直到漫画的完结篇出来,读者们一边哭天抢地要求几秋复活渊,评论区一边就法宁CP掐出一片火海。

[怎么怎么怎么啦,就这样完结了,我渊呢?就这样没了?]

[几秋老贼毁我青春耗我钱财,还虐我!跪求渊复活!!!]

[几秋大大复活渊好不好QAQ,不然……寄刀片了解一下?]

[还以为决战渊都没死,男神会有一个好结局呢,结果……一把刀捅我心窝子里,跪求复活+1]

……

刘安直接无视了这些评论,又不是真正的漫画,怎么可能复活呢?

倒是掐CP那里一句话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[这TM哪里是友情,这明明是爱情!]

哦……原来是爱情啊……

啊啊啊啊啊啊夭寿啦,他刘安,自诩钢铁直男,现在居然喜欢上一个男的,男的妖怪,男的大妖怪,叫做渊的男的大妖怪……

这个认知让他激动恨不得直接出门右拐三十圈,但渊死了的事实如同一桶冷水迎头倒下,瞬间手脚冰凉,如陷冰窖。

哀大莫过于心死的刘安宛如游魂般飘回了老板的服装店,他已经很久没有回过这里了,起先是没时间,后来是不敢,不敢面对。

担心被妖怪们发现――虽然并不害怕,但总归是有些麻烦的――他是直接翻窗进去的。

于是房间里的人被刘安吓了一跳,当他看见那个眼熟的红衣女子后,说不清是惊讶多一点还是惊喜多一点。

原圆圆也是很懵的,这几天明里暗里打听了不少情报,确定没人了才敢现身,刚收拾好准备离开就见窗户边跳出来一个人,鬼鬼祟祟乍一看还以为是小偷,红藤条件反射就照脸抽过去。

来人侧身一躲,原圆圆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,“啊呀呀老板是我。”她停下攻击,就和刘安面对面看着对方一脸懵逼。

这里提一下,渊已因病离世的消息在妖族中早已流传开来,原圆圆也不想给他来一个大复活术,她没有变成渊的样子,而是用本来的脸来的。所以她也能理解为什么刘安为什么一脸懵逼,任谁在这里看见渊的红藤被用出来都会觉得三观碎裂,更何况是相当熟悉她的刘安呢。

她最后一个马甲也被揭了耶……绝望.JPG

很多年后再回忆起那天的场景,原圆圆仍然恨不得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。

当时原圆圆脑子一抽捂着脸夺门而出,刘安反应过来拔腿就追,两个人就这样撒丫子跑了两条街,最后刘安一声大喊“我喜欢你”吓得原圆圆当着刘安的面来了个平地摔。

……

《妖记》的读者又爆炸了,源于妖记完结两个月后的一个日常小番外――餐桌上,法宁身边的红衣女子从宽大袖子中伸出红色的藤蔓,捆住法宁就往厨房扔,然后自己施施然走到沙发边,拿起茶几上的书斜靠在沙发上看起来,慵懒而优雅,厨房里还传出法宁的声音,“要不要这样啊,我做饭还不行吗……”红衣女子放下书,转过头看了一眼厨房,挑挑眉,收回红藤,轻轻“哼”了一声。

最后一页便是普普通通的小院子里,一颗金灿灿的树,几个龙飞凤舞的毛笔字:岁月静好。

漫画外面刘安与原圆圆面面相窥。好半响,原圆圆才颤巍巍的对刘安说:“我……好像没有这么做过吧?”刘安立刻否认:“没有没有,最多扔手机给我让我叫外卖啊。”

“我是说我的红藤……你自己看评论……”原圆圆幽幽地说,一脸怨念。

刘安噎住了,不要看他都知道评论都写了些什么,经过原圆圆一闹,根本没人相信渊是女人了,哪怕是刘安,若不是机缘巧合下扒掉了她最后一件马甲,他都已经躺平准备接受自己弯掉的事实了……

“没关系……”他说:“我死不承认就好了……反正所有人都认为渊死了,就说是几秋为了安慰读者画的好了……”

原圆圆想了想,好像也只有这样了,于是心大的接受了这个处理方法,愉快地继续看漫画去了。

他们两个一人占一半沙发,偶尔抬头便看见对方近在咫尺,也算应了几秋“岁月静好”这几个字。





评论(4)

热度(62)